条车都必须有一辆车倒车才能完美的通过的狭窄胡同……难以承受之痛。
 
    这样的胡同,再加上住在中间的居民们的自行车,旧杂物,以及垃圾桶等等公共设施的搭建,让那边的状况更加的复杂了起来。
 
    最可怕的是还有三条胡同与这条胡同的中段后段接壤,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从视线的盲区的小角落之中冲出一辆急速行驶的电动摩托,嘿,那酸爽,别提了。
 
    深吸了一口气的顾峥,看着胡同外边的蓝色的指示牌子越来越近,不由的深吸了一口气,将帽子往下拉了一拉,待到老付一停车,就刷拉一下拉开了车门。
 
    还能怎么办?
 
    硬着头皮上吧。
 
    “同志们,需要你们的时候到了。”
 
    “两人一组,将小沟胡同涉及到的三条胡同的情况全部的巡查一遍。”
 
    “重点看突出来的广告牌和杂物,将有危险的高空掉落的障碍物,提前的清理掉。”
 
    “在胡同口摆放上黄色的警示牌,慢行危险的那种。”
 
    “我知道,这种天气还要出来,着实是不容易,待到这次的巡逻结束,兄弟我请你们去大观园的东来顺,咱们去搓一顿好的宵夜!”
 
    一听这话,原本还垂头丧气的几个临时工,立刻就活蹦乱跳了起来。
 
    “谢谢队长!”
 
    “谢谢队长!”
 
    一个个跟复读机一般的排排队的就从面包车上下了下来,各司其职的在雨天之中冲了出去,巡逻去了。
 
    而作为老规矩,老付将车子停在隐蔽的车位之后,就与顾铮汇合,他们俩这万年不变的组合就直奔着小沟胡同的中段而去。
 
    他们这一路上,挪走了三辆电动摩托,将一个巨大的市民抛出的老旧沙发给扛了出来,还将一个悬在头顶的用铁片制作的‘瞎子按摩’的广告牌子给卸了下来。
 
    这一套的工作做下来,一旁的老付就是满头的问号了。
 
    “哎,我说顾峥。”
 
    这般的天气,老付想要说话基本上是靠吼的。
 
    “这才几天没见,你的力气怎么变的这么大了,还是说你原本就是这般的力气,只不过是深藏不露罢了?”
 
    得,终于有人发现了?
 
    顾峥的谎话也是张口就来:“叔,你说我这孤零零的一个人是怎么长这么大的,我这是天生的力气,平日间用不到,自然没必要去特意炫耀啊。”
 
    “咱们是人又不是牛,这生活啊,还是需要这个”顾峥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脑子!”
 
    那倒是,付生十分赞同的点点头,他就是有脑子的那一批,要不是他拉来了顾峥,那万年垫底的自己,怎么能升官?
 
    十分满意的付生,自此之后就对于顾峥的大力王的表现不再感到稀奇。
 
    见到顾铮一手拎着一个电动自行车往外走的时候,也不再思考为啥对方就像是拎了一根葱一般的轻松了。
 
    就在这一老一小清理到了胡同的后半段,以为这一晚上的工作可以有惊无险的度过的时候。
 
    突然,就从中段的那个胡同岔口的地方,听到了巨大的一声刹车的声响。
 
    这般刺耳的声音,就算是在这噪音充斥了耳朵的雨夜之中也听得十分的分明。
 
    互相对视了一眼的顾峥与付生,只不过是一愣的功夫,就拎着雨衣朝着中段的方向奋力的奔跑了过去。
 
    “砰!”
 
    又是一声巨大的撞击的声音!
 
    还是晚了!
 
    那个突然冒头转弯的越野车,因为雨天路滑的缘故,收不住速度的就撞到了路边的废旧电线杆上。
 
    这一条路的半水泥墩子一般的电线杆,现在早已经被城市之中更加时尚的电线杆子所替代。
 
    但是这般剩余在这里的杆子,也被颇有生活智慧的居民们给废物利用了起来。
 
    给当成了古拙的广告牌。
 
    时不时的还在上边刷上一下街道办事处给附近居民的通知。
 
    比如说孤寡老人的老年卡的办理啊,附近残疾人的福利保障的领取啊。
 
    人民选举大会的举办投票啊,城市新青年的评选啊。
 
    就成为了一个十分有味道有格调的电线杆。
 
    但是现在,这个服务于附近居民半辈子的石墩子,终于在这突如其来的撞击之下,嘎支支的缓缓的倒下了。
 
 654 英雄啊!
 
    “不好!”
 
    “不好!”
 
    顾峥与付生的下意识的叫喊声就这样同时的脱口而出,但是在这大风雨之中瞬间就被杂音湮灭其中,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那倒下的杆子眼睁睁的就朝着驾驶室的方向倒了下去。
 
    ‘咔嚓’
 
    一道白色的闪电划破天空,短暂的光芒点亮了这一条黯淡的小街,让远远的跑过来的付生,都看清楚了驾驶室里的司机,在电线杆即将扑面而来前的那张绝望的脸。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安全驾驶人人有责。
 
    已经不忍心看结果的老付刚打算闭上他仁慈的眼睛,却是发现他身边的顾峥迸发出了一声天神般的怒吼。
 
    “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