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仿佛是变了一个人的顾铮,他脚底下防滑的登山鞋奋力的朝着后边一瞪,老付就眼瞅着他就如同会飞翔一般的腾跃而起,如同一支离弦的箭一般的朝着即将发生惨剧的现场冲了过去。
 
    这一个非一般的纵跃,一下子就冲出去了两米左右的距离……
 
    但是还不够!
 
    ‘咔嚓!’
 
    伴随着又一道宛若惊龙的闪电,那个已经落地的身影再一次迸发出了一个英雄一般的怒吼。
 
    “呔!”
 
    此时的顾峥脚弓崩起,落下的身姿被早已经做好了准备的脚尖一蹬,整个人再一次的蹿了过去。
 
    这一套动作做得虽然是势大力沉,充满了暴躁的力量,却偏偏是流畅自如,一分多余的动作也无。
 
    让直面死亡人生的驾驶员,也短暂的忘却了他马上被巨石砸下的现况,目瞪口呆的将眼珠子转的如同一个天生斜眼的人员一般,一错也不错的……看着顾峥接下来的举动。
 
    只见这第二次的飞跃,就像是顾峥已经计算好的一般,他不但追赶上他与车之间相差颇远的距离,还算计到了车身的高度。
 
    这个既有高又有长的动作,让顾峥一下子就跃上了越野车的前车头,半蹲着落路的顾峥,一下子就横在了马上就要砸下来的电线杆与驾驶室的中间。
 
    “不!顾峥快跑!不要逞英雄!”
 
    付生发出了嘶声裂肺的呐喊!
 
    这个机灵的小子若是因为自己的缘故牺牲在了这一场巡逻之中,他可以想象,从小看顾峥长大的那些街坊四邻们,会将他付生打成一个什么样的猪头。
 
    而自己的良心将会永远的不安,用一个年轻的生命去换一个陌生人作死的性命,付生自然是不愿意的。
 
    但是这提醒已经晚了。
 
    大雨吞没了付生的呐喊,黑暗吞噬了驾驶室中那个男人的复杂又惊恐的表情,只是让那个湿滑的电线杆子就这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噗’
 
    声音很轻。
 
    没有任何压扁肉类的碰撞之感。
 
    让驾驶室之中已经惊恐的闭上了眼睛,许久等不到接下来的电线杆倒下的司机偷偷的睁开了眼睛。
 
    ‘咔嚓!’
 
    闪电再一次响起,电闪雷鸣如同将这个天空苍芎一分为二。
 
    就在这大自然的呐喊之中,无论是车外的老付,还是车内的司机,都看到了让他们永生难忘的镜头。
 
    此时,半跪在前车盖子上的顾峥,用双手紧紧的顶住了那势大力沉倒下来的电线杆。
 
    他咬着的嘴唇以及飓风吹开的雨衣帽子,都昭现了这个年轻人此时的狼狈。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这般刺眼的白光之中,让人觉得,他的身子是如此的伟岸,他的臂膀是这样的踏实,他的一举一动都充满着丰富的内涵。
 
    让驾驶室之中死里逃生的人,瞬间就泪流满面。
 
    有对这个陌生的城管的感激,更多的是死里逃生的庆幸。
 
    “快快快!驾驶室里的人是死的吗!”
 
    追赶上来的老付,朝着那个还在呆愣的司机奋力的大吼着:“赶紧滚下车!下来搭把手啊!混蛋!”
 
    说完他就看到了从胡同的一头一尾朝着这边汇合的队伍里的临时工成员。
 
    “太好了!强子,大明,快过来帮忙!顾峥快支撑不住了!”
 
    不过是一声吼声,所有人都看到顾峥的现状,几个人忙不迭的赶了过来,七手八脚的就帮着顾峥往上边撑。
 
    被提醒到的司机,也哦哦的恍然大悟,不顾风雨赶紧就冲下车来一起来协助搬运。
 
    人一多,这点东西就不够看了。
 
    顾峥也乐得轻松,在众人的扶持之下,就将这根危险的电线杆给横放在了道路的侧边。
 
    他装作十分吃力的样子,也是很费劲的好吧。
 
    刚才那一下倒下,就像是平日间顾峥扶上一把倒掉的笤帚一般的简单。
 
    若是周围无人,顾峥还能将这个杆子再做个挺举的运动呢,但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未免就有点太过分了。
 
    所以,被解救下来的顾峥还要挨个人感谢一番,反倒是那个司机,被一旁通知交警前来的老付给堵在了街口,就这样冒着雨的狠狠的教育了近半个多小时。
 
    若不是顾峥看着他太过可怜,估计此人不是被电线杆砸死的命,返到变成了第一例人为的肺炎感染患者了。
 
    这边的现场人是围的越来越多,闪烁的警示灯,在这里被安装上了一个,作为道路危险的临时提醒。
 
    而且与交警大部队同来的不光有协作单位的人员,更有在这种天气之中还不忘记搞到第一手晚间新闻的各路的记者们。
发生的原因和最终救人的结果跟我们电视机前的观众简单的说一下?”
 
    “听说刚才就是因为你的应急措施得当,才将这位遇到了事故的司机英勇的援救了下来?”
 
    “对于这种由于司机的不当心的驾驶所造成的事故,你有什么话想要劝诫电视机前的观众们的吗?”
 
    看到对面的那个明明眼镜片上全是雨水,却要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