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
 
    接着顾峥就是一个苦笑:“不是啊,哥,三十万,不能再多了。”
 
    “我穷啊!”
 
    一个普通的城管在编人员,基础工资两千八,月补助500,车马费100,餐费300。
 
    扣税拿到手中不足3500块。
 
    前一个月刚升职成为中队长,基础工资涨幅500其余不变。
 
    总算是突破了四千的大关,若不是顾峥有体育以及书画的外快支撑着,他都养不起大风。
 
    你一开口就要三千万,还不如杀了我呢。
 
    看到顾峥这种为难的表情,烟枪也颇有些不好意思的就将眼神转移到了院落的风景之上了,免得对面的小兄弟尴尬。
 
    可是谁成想,一眼就看见了小书房外边的窗户台上,顾峥刚刚随手丢出来的宝贝,那烟枪的大手就‘啪’的一下,再一次的拍在了猝不及防的顾峥的肩膀之上。
 
 652 别墅到手
 
    “咳咳咳,哥,你干嘛?穷困就要挨打,也不能用这种方式体现吧?”
 
    可是还没等顾峥吐槽完毕呢,烟枪就将他的话语给打断了。
 
    “好啊,小子,你跟我装穷是不是?”
 
    “你看看你随手养的一盆花,就是价值千万以上的变种的兰花,你t还跟我说你只有存款三十万。”
 
    “你装什么穷人啊!”
 
    这就很伤人了吧?
 
    顾峥原以为自己成为了一个富翁,原来几十万真的是要分人来看的。
 
    但是现在他来不及沮丧的心神却是随着烟枪的指引,看到了一旁的书房窗台的方向。
 
    我去,那不是他随手将打了花苞的兰花分株,移植到了几个盆子,将那朵即将盛开的搬到外边通风的地方,趁着微风拂面给它通通风的吗?
 
    就这个玩意?
 
    白来的东西,能价值上千万?
 
    就在顾峥半信半疑的期间,早已经按耐不住心中的喜爱的烟枪,却是三步并两步的跑到了窗台的旁边,仔仔细细的举起那个价值五块钱的破花盆,像是看待稀世珍宝一般的看着面前的这一盆兰花。
 
    这一仔细瞧,可是了不得了。
 
    这竟是中国兰花界这么多年以来,未曾见过的新的变异的品种。
 
    强忍着叫出声来的烟枪,小心翼翼的将花盆转了十几度的角,一边仔细的端详着一边用颤抖的嗓子问道:“这花你是哪里弄来的?”
 
    “咳咳咳,你也知道,咱们红门村出去就是大棚花市。”
 
    “那边经常有山里的老农,养一些野兰野菊花的植株过来卖。”
 
    卖菜的大爷也有十分高雅的辅助职业,顺带点仙人掌啥的,卖给过路的小白领,图便宜的家庭主妇。
 
    一盆花只要……十块钱。
 
    听到了顾峥竟是如此说,烟枪此时脸上的表情,不亚于告诉他实际上他是一个娘们来的震惊。
 
    “你,你是在那里买的?”
 
    那里能有啥好花啊,撑死了就点大众花圃,稍微金贵点的买回家都养不活的那种。
 
    可是这顾峥偏偏就在那边买了,不但买了还随随便便的给养活活了。
 
    看着养花的状态,那是相当的随便。
 
    烟枪探头往顾峥的小书房的窗台里边这么一瞅,差点一跟头就栽在顾峥书房前的红砖地上。
 
    那里边还有一盆一看就是很粗糙的分株出来的一根同枝的兰花。
 
    上边的花骨朵还在含苞待放的状态,看着那颤颤巍巍的模样,别提多健康了。
 
    下意识的,烟枪就将拳头比想了那个马上就要盛开的兰花花朵的方向。
 
    据他的不准确的估测,这个大花苞若是开出花来,能有他半个巴掌的大小了。
 
    最可怕的是这兰花的颜色。
 
    通明素白,白的发亮,如同上号的羊脂玉一般的。
 
    让见到此花朵的烟枪,缓缓的吐出了它的成名之后的名字。
 
    素冠荷鼎。
 
    这个集合了莲瓣、素心及叶型草三大精品兰特点于一身的花束,姿态优雅的就像是它的名字一般。
 
    有浅绿,纯白,两种不同的颜色。
 
    但是现在,在这个粗陋的让烟枪想哭的破花盆之中,这一枝上边就打了三朵可能出现的名花。
 
    这怎么不让爱玩会玩的烟枪激动?
 
    “顾,顾峥……你这还有差不多的另一株?”
 
    “是啊?”
 
    顾峥茫然的挠挠头回到:“花盆又破又小,买个大的太费钱了,家里正好有原本冬天种蒜头吃蒜苗时候的盆子,就将就的用了啊。”
 
    听到这里,烟枪就嗷的一声,抱着盆子,开始泪流满面。
 
    “我的小乖乖啊,是爸爸不好,委屈你了啊。”
 
    “说吧,顾峥,你这两盆兰草我都要了,你开个价格。”
 
    “哥哥我也不坑你,上一次的花草博览会,大理那边送过来的一个参展的兰花,品质还不如你这一盆的,最高的叫价1500万。”
 
    “哥哥我在商言商,你这花自己拿出去卖,有价无市,但是找不到门道你卖不出去。”
 
    “不若匀给哥哥我,我自己留一盆,卖朋友一盆,那大兴的五百坪米的别墅外带整个后院的私人草场,我给你拿下了,你看成不?”
你不知道?”
 
    “五室四厅四个厕所,毛坯的单价也要四万一平米了。”
 
    “再加上你那栋别墅后边的荒地改造的价格,买你两盆兰花,你不亏啊!”
 
    谁知道烟枪的话还没讲完,唯恐对方后悔的顾峥,就将头点的如同拨浪鼓一般的欢快。
 
    “好啊,好啊,烟枪哥,你这草拿走,你给我打个欠条,咱们虽然有着不一般的革命友情,但是在商言商,这些步骤还是要好好的做一下的啊。”
 
    被憋屈的够呛的烟枪,实在是懒得理对面的这个小子,他朝着书房里边一努嘴,示意顾峥将另外一盆花一并给端了出来,在仔细的观察最终的确认了这一盆也是极其珍贵的兰草之后,烟枪就十分豪爽的将自己的欠条给打了下来。
 
    不是他说,他烟枪办事,什么时候瘸过腿?
 
    要是连一个没爹没娘的孩子的草都骗,那才是丧了良心天打五雷轰的玩意呢。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的烟枪,也顾不得跟顾峥寒暄,满心满眼的都是他手中的两盆兰草。
 
    这小子虽然是个看起来像是冤大头一般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