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人的心思。”
 
    “那些奖金,左手进来右手又出去了。”
 
    “累死累活的忙活半天,不到俩钟头准保花出去了。”
 
    “哥,我刚买了一匹马你知道吧?”
 
    “每个月要花这个数。”
 
    顾峥十分神秘的伸出了一个巴掌。
 
    “哎呦!”烟枪一见这数额也跟着一挑眉毛:“五万啊,对你来说是困难点。”
 
    突然,顾峥就十分的不想聊天了。
 
    他口中的五千的管理费……怎么就说不出口来了。
 
    才思敏捷的他瞬间就将话题转到了大风的饲养上边了。
 
    “不是,管理费还是小头,你要知道这养马,就需要一个培养的过程。”
 
    “我还指望着大风替我赚钱呢,总不能亏着本钱的养着吧?”
 
    “每周都要和大风适应性的骑乘训练,这就是一个大问题了。”
 
    “这丰宁到首都城光是开车就是半日,若是给拉到北京地界里,他没地方养啊!”
 
    “你见那远郊区的马场,他收费更贵不是?”
 
    最主要的,顾峥他住在二三环的中间,马它进不来啊。
 
    你要是跟烟枪商量个商业规划发展策略什么的,这位主是嘛嘛都不清楚。
 
    可是若跟他谈论吃喝玩乐享受人生,这货却是门清。
 
    一听顾峥跟他念叨这个,四海之内皆兄弟的烟枪则是一拍大腿,就将他一哥们的产业给顾峥推销了起来。
 
    “嗨!顾峥,这还叫什么事儿啊,这事你应该问哥哥我啊!”
 
    “我一哥们,大兴,买了一快地,整了一个别墅山庄。”
 
    “嘿,那叫一个大,后边的围墙还没开始封呢,正好,你还有机会。”
 
    被烟枪开始拍着肩膀的顾峥,一脸的茫然,轻声的问道:“怎么?没有围墙的那一栋别墅,能白送给我?”
建造一个跑起来的空场啊!”
 
    天时地利人和,说白了,还需要有一点钱……
 
    于是乎,询问起来的顾峥将话说的更加的小声了,金钱决定了腰杆子的硬与软。
 
    “那个哥,那远郊县的,还是大兴只产西瓜的地方,别墅应该卖的便宜吧。”
 
    “是啊!”烟枪理所当然的一点头,跟他两套亚运村的小公寓差不多的价格:“当然便宜,你现在有多少个钱数,我给你参谋参谋?”
 
    顾峥十分自豪的比出三个手指。
 
    见到于此的烟枪也震惊了:“哎呦喂,你小子行啊,自主奋斗到了如此的地步。”
 
    “都趁三千万了?”
 
    “咳咳咳咳!”
 
    一口茶叶末顾峥就窜到了鼻孔